深挖掘 强保护 促复兴 倾力锻造石狮三大“千年文化”品牌

时间:2014-03-18 15:04 点击:

作者:石狮市方志办课题组

文化是人类共有的符号、价值观和行为规范。作为“全国文化先进市”的石狮,在传统文化的滋养浸润下,历经千年文化的洗礼砥砺,始终保持着蓬勃朝气和活力,石狮人民以“爱拼敢赢”的旷达胸襟,在160平方公里的版图上驰骋写意,激扬挥洒声美物华、和合至美的幸福篇章。为进一步整理挖掘石狮文化资源,充实丰富石狮文化宝库,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本办结合泉州市委“增强忧患意识、推动长远发展”大讨论活动,通过查阅志书、考究史料、现场勘察、乡间访谈等方式,组织开展石狮历史文化情况调查,现把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石狮历史文化基本情况调查

石狮历史悠久,传统文化底蕴深厚,特性鲜明,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穿透力,深刻影响石狮经济社会发展进程。

1、文化多元交汇融合石狮文化的起源、形成、发展和变迁,经过了漫长的历史演化和磨合。据史志记载,远古时代就有古闽越人在石狮地区繁衍生息,傍水临海而居,习于水斗,善于用舟,盛行原始巫术,其土著文化是石狮多元文化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东汉、三国时有北方汉民成批迁徙开发闽南地区,西晋“永嘉之乱”,晋人衣冠南渡,沿晋江流域居留,晋江、石狮一带成为其主要生息聚居地。唐代,陈元光率军入漳,王审知领兵入泉,中州士庶相继大批迁入。古中原汉文化随之迅速向石狮传播,并占据主导地位,而这时古闽越族的风俗人文特点也沉淀下来。由于北方移民中相当部分是随军旅南下的将士,因而形成石狮社会尊儒而尚武之风,石狮文化特征初步形成,中华儒家文化主导影响着石狮文化的发展。因此,可以说,石狮文化主要源于古中原汉文化。宋元时,石狮因拥有蚶江、石湖等重要港口,海上贸易繁荣,各国商贾往来经商,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等宗教相继传入,石狮受海外文化渗洇,传统文化得到高度发展。明清时期,石狮立墟集市,对渡交流,一部分人开始移居海外开疆拓土,经商谋生,石狮特有的文化基因被带到世界诸多国家和地区,同时又随着华人华侨的返乡谒祖活动而被回输,文化内涵得以充实丰富。

2、文化遗存丰富完备。每座城市在其发展历程中都会存留自己独特的文化印记,石狮概莫能外。调查发现,从一处处饱受沧桑的历史遗址、一座座精美的民间古厝、宗教庙宇,到一块块斑驳破碎的秦砖汉瓦,石狮城乡无不传递出令人遐思的闽南文化气息,丰富生动的文化遗存为这个城市增添了一份历史的厚重感。永宁岑兜浔尾盐场遗址历经千年变迁,至今依然存留。据《福建通志》载:“晋江自建县伊始,人民就懂得制盐,唐代盐场一个,元代盐场三个(浔尾、梧州、丙洲),明清继之。其中最主要的是岑兜乡的浔尾场,沿海五十里,东至港边乡,西至安海乡,南至梧州场,北至海……”,永宁滨海地区在唐代已是闽南产盐重地,据永宁民俗学者郑天应先生推断,由于永宁滨海良好的天然环境,为盐场大规模发展创造了条件,其时为煮盐迁徙而来的盐民当不在少数,在此背景下,与“盐”“渔”“海”相关的文化生活习俗逐渐形成,至今与“盐”有关的一些歇后语如“盐馆称锤——咸带涩”等仍在当地流传。可惜的是,近代以来,由于盐业萎缩,相应文化遗风也逐渐消亡。在永宁,还有一处重要历史遗址——永宁古卫城遗址亟需发掘开发,据史志记载,永宁古卫城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为明代国家东南军事壁垒,时与天津卫、威海卫齐名,永宁镇正结合小城镇建设,着手规划古卫城遗址公园及相关民俗设施,建成后将成为我市一处重要旅游景观。在蚶江,明代郑成功水操台遗址、清代海防官署遗址基本处于荒废状态,湮灭在岁月的年轮之中。在祥芝,明代祥芝城遗址也已荒废,仅存残基与墙石。在众多文物史迹中,浓缩了石狮文化精粹的国家级文保单位姑嫂塔、六胜塔和省级文保永宁城隍庙、石狮城隍庙、对渡碑得到精心保护和修缮,成为展示和传播石狮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促进了石狮文化与外界的交流往来。

3、文化传承薪火不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石狮这片热土上,从来不缺乏人文情怀、智慧光芒的闪现,文化传承更是昌盛不衰,千百年间如涓涓细流汇成一条源远流长、充满人文价值的文化长河,浸润着每一个海内外石狮儿女,并根植在他们的血脉之中。从“状元宰相”梁克家、“五部尚书”黄克缵、国姓夫人董酉姑到人类学家林惠祥、美国科学院院士李爱珍、复旦大学校长谢希德,每一代石狮人都以其特有的英姿在历史的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尽情演绎文化石狮蕴含的人文灵韵。

调查显示,在各个历史时期,石狮文化习俗、思维方式、价值标准、道德要求各呈不同风貌,文化生态环境历经多重变迁,但尊儒尚武、自强不息、宽容开放、和谐分享、急公好义、敢为人先的人文特质却在历史的更迭中历练沉淀,从而铸就了文韵深厚的传统文化。如石狮海洋文化起始于先人舟揖捕捞,以渔为生,而后远航重洋,货殖四方,异地创业,两岸对渡,深化闽台往来,人们在长期与海洋有关的生产生活活动中,创造出与商贸紧密联系的海洋文化,并代代传承;又如石狮历史上曾屡次遭遇外敌入侵,海盗、倭寇猖獗,战火洗劫给石狮人民带来深重灾难,另一方面也煅造了石狮人顽强不屈、尚武好义、团结互助的性格品质。又如过节、祭祀等民间习俗蕴含着大量的和谐、分享的思想及行为规范,至今仍在民间得到完好的传承,蚶江海上泼水节列为国家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传名录,笼吹、什音、踢球舞、掌中戏、南音、打城戏等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着独立的传承所和传承人,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精神生活。

二、历久弥新,三大“千年文化”熠熠生辉

从调查情况看,石狮历史文化内涵非常丰富,多元化的发展形式显得庞杂多样,部分文化要素在岁月的侵蚀下日渐消失,传统文化自身发展也有很多不适应现代社会之处,亟需对其加以梳理审视,深入挖掘研究,并在此基础上积极做好传承复兴工作。

研究发现,在石狮芳菲如歌、辉耀古今的文化宝库中,三大“千年文化”潜滋暗长,精微卓著,深刻影响着石狮人生活方式、为人处世、事业发展:

一是千年商脉文化。以前人们在解读石狮繁荣发展之谜时,往往从城市区域、体制、政策等方面着手探究,却严重忽略了石狮特有的一种商道人文精神,我们姑且称之为“商脉文化”。“商”是商业贸易、商业文明,“脉是世代相袭、一脉相承,又指地理龙脉、财富宝地,研究显示,商脉文化是石狮文化版图上最为活跃、最为耀眼的文化现象,是石狮成就为“中国沿海最具商业活力城市”的根基所在,是石狮发展现代经济社会的动力源泉之一。

自古以来,石狮以“商”顺“脉”繁衍发展,北部蚶江古港“扼泉州湾门户”,晋江、洛阳江、笋江三江汇聚,在这里奔腾入海,江海相激,气势磅礴,形成“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的天然地舆格局,唐代航海家林銮在此筑建渡头,停泊货船,输运货物,首开石狮海运贸易之路。宋代(泉州)刺桐港成为东方第一港,蚶江古港以门户之势矗立其出海要道,“千帆竞发、梯航万国”,货船出入繁忙,远航亚非诸国,载去瓷器、丝绸、茶叶等货物,成为“海上丝绸之路”起始港口。其时,石狮蚶江受惠于繁盛的中外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经济富庶,人烟稠密,商脉文化兴盛并向周边地区渗透扩展,影响着人们的价值观和日常生活行为,居民逐渐形成从商货贾的风气。至明代,石狮海上贸易更见繁荣,郑和下西洋舰队曾在蚶江石湖码头停泊,不少石狮人随船远渡重洋,屡建殊勋;1661年郑成功收复开发台湾时,更有部分石狮人举家携口随郑往台,经商货运,垦荒谋生,不一而足。而在石狮境内,商业集市繁荣,民谚“小节上龟湖,大节走蚶江”,说的就是龟湖、蚶江在当时市场繁荣的情况,凤里观音亭一带至明代末年已发展成为有“九街”、“五围”、“七社”、“八券”和十一条巷的街区,街道纵横,店铺林立,经营百货、京果、国药、粮油、酱料、果炊等,设立典当行及磨坊、染坊、裁缝等作坊,在当时农耕时代显示出石狮人善于行商经贸的不同特质。清代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石狮蚶江与台湾鹿港开放对渡通商,清政府在蚶江设立泉州分府-----蚶江海防官署进行管理,闽台通商盛极一时,石狮人在两岸设立数十家商号,其中最著名的有“日茂行”、“日兴行”、“泉胜行”等,成立鹿港郊等“郊行”(同业公会)。1821年,祥芝船王蔡亚龙的船队直航新加坡,成为首艘与新开埠的新加坡贸易的中国货船。其时还有大批石狮人迁居东南亚、台湾等地经商发展。民国时期,由于战乱频仍,经济凋敝,石狮商业停滞不前,但这时期海外石狮华侨在异国他乡勤勉创业,诚信经营,大都取得不俗成就。新中国成立后,在实行计划经济时期,石狮人经商才干受到严重压制,直到改革开放后,石狮商业文化传统重新得以占据主导地位,并迸发出强大活力,“铺天盖地万式装,有街无处不经商”的诗句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石狮市场的繁荣景象,石狮自此发展成为海峡西岸经济重镇和闽南商业中心。

石狮商脉文化内容广泛,既有海洋文化的大气磅礴、宽容协作,对渡文化的携手相扶,共渡难关,又有商业文化的重德尚义、诚信为本,服饰文化的精致时尚、引领潮流,华侨文化的闯荡天下、勇于拼搏,千百年来石狮商脉文化始终以其独特的人文价值和人文魅力贯穿这座城市的发展历程,其精明强干、诚信勤勉、合作共享、敢为人先、善于博奕的精神内涵和文化基因,已深深渗入石狮人的血脉骨髓,世代精心培育,薪火相传,养育出台湾首富蔡衍明、香港太平绅士杨孙西、旅菲侨领卢祖荫、地产大享许荣茂等一批富商巨贾,并将在市场经济发展中再赋新篇,再立新猷。

二是千年卫城文化。石狮三面临海,半岛型的山川形胜决定其突显的战略位置,自古以来,石狮就是福建东南沿海军事要冲,抗击外侮、固边靖海、保家卫国的斗争历史从未停止过,在奋勇抗击外来侵略、建设美好家园的斗争实践中,孕育了坚忍不拔、团结一心、守助相望、尚武好义、敢拼敢赢的卫城文化,涌现出新四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李子芳烈士、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将军等一代代杰出军事人物。

永宁古卫城的筑建,对外敌的奋勇抗击,构成了石狮这座城市最重要的记忆之一。其实,石狮永宁滨海地区在明代建造“永宁卫城”之前,已是国家海防前线、重要战略物资盐的产出区,北宋时就不断有小股海盗上岸劫掠而被击退,南宋时为了抗击外敌海寇的侵扰,朝廷在永宁屯兵驻守,以固海防,称“水澳寨”。据《泉州府志》载:“乾道(南宋存守)八年(1172)年,(因)岛夷以海舟入寇,复增善水者,合前水军五百五十人,分六十人屯于水澳寨,之后改为永宁,以控海道”。又据《真西山文集》记:“永宁地名水湾,去清石七十里。初乾道间,毗舍耶国(今菲律宾)入寇,杀害居民,逐置寨于此。其地阚临大海,直望东洋,一日一夜可至澎湖。…以此言之,湾寨诚得其地。”从史志资料可以看出,永宁抵御外敌的斗争史可追溯宋代,甚至更远的年代,明代卫城的建造和之后抗击倭寇的军事活动,则是石狮人民守卫海防、不懈斗争的最鲜明体现。据清道志《晋江县志》记载,永宁卫城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城固八百七十五丈,基广一丈五尺,高二丈一尺,窝铺三十有二。为门五:南曰金鳌,北曰玉泉,东曰海宁,曰东赢,西曰永清,各建楼其上,城外濠广一丈五尺。”建于地势陡峻的山坡上,居高临下,气势恢宏,规制完备,地位与泉州府城相等,是福建兵员配备最多的卫所,原辖兵员6935名,是福州卫所的5倍。辖下北至崇武,南至厦门,有11 个千户所,与天津卫、威海卫并称为三大卫城。更重要的是永宁卫城在当时肩负起明朝半壁江山安危存亡的重任,面对倭寇猖獗的抢掠烧杀暴行,石狮军民同仇敌忾,并肩战斗,屡次击败来犯之敌,保障了江南大部地区的和平与安定。虽然永宁卫城和石狮人民为此付出沉重的牺牲,但在长久的斗争实践中,古卫城文化也得以不断丰富成熟,石狮现有武术文化、狮文化、拥军文化等均与卫城文化有着不可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中狮文化全国罕见,小到散落在公园村间形态各异的石狮子,大到气势恢宏、昂天长啸的城标“东方醒狮”,成千上万尊由各种材质雕塑而成的狮子组成一个“狮雕王国”,充分展现这个城市自信霸气、重视团队、不屈不挠的雄狮精神。这种文化投射到群体上,必然产生高度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投射到个体上,则让人勇敢面对险难,凝聚坚强的意志和强大的进取心。

三是千年民俗文化。石狮民俗文化内容丰富,繁杂多样,精芜并存,主要包含传统礼仪、节庆、传统口头讲述,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范畴,是我市珍贵的文化财富,集体记忆的根源,也是我们今天与过去的沟通渠道。调查显示,我市传统文化保存最完整、最生动的部分就存留在民间民俗文化之中,各类节庆、民俗如中元节、中秋节、春节等延续千年,蚶江端午海上泼水节最具有特色,与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齐名,评为中国最具特色民俗

石狮习俗文化深受汉唐中原文化影响,当代民间生活中仍然保留着大量“古礼”规制和各种禁忌,如婚嫁、丧葬习俗最具典型意义。其中婚嫁程序有“六礼”之定,源自先秦,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迎亲”六个礼仪程序。“纳徵”又称“送定”、“文定”,男家备礼物于女家,女家受物复书。纳徵分两次进行,第一次称“送定”,也称“行小聘”,俗称“挂手指”,男方在媒人陪伴下到女家为女子“挂手指”作为订婚信物;第二次“纳徵”称“行大聘”,俗称“办盘”。男家择吉日送聘金、聘礼于女家,女家接受后,必备办妆奁(即嫁妆)送男家。当代嫁妆逐渐升级,女方家庭经济较好的,陪嫁妆奁有黄金、轿车、楼房及大量现金,既有爱面子、讲排场成分,也蕴含着析出部分家产给出嫁爱女的意思在里面,成为最具地方特色的婚庆文化现象。石狮丧葬习俗极其隆重,且一般遵循汉代《仪礼》载述讲究相关仪式,一般有搬铺、小殓、报丧、成服、入殓送草、设灵吊唁、出殡等七个环节,充分表现出对往生者的尊重,也表现石狮人对孝道文化的重视和身体力行。如当亲人临终时,要为其穿好“寿衣”,使之不致于“光着身子走”,否则子孙会感到不孝;亲人过世后要“寝苫枕块”,孝男、孝孙、孝女、孝媳寝稻草于死者灵床前守灵,示人子之哀恸,尽孝子、孝女之心。

祭拜祖先是石狮民间常见的民俗,千百年间每逢岁时节令,如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元节、重九、中秋、冬至都要祭祖,春节最为隆重,家家户户备办牲醴、美酒、佳肴、时令果品,到宗祠家庙祭祀祖先,既表达对祖先的怀念和感恩,也体现一种对历史人生的敬畏态度。

三、传承复兴传统文化,倾力打造三大千年文化品牌

(一)凝聚共识,高度重视。无论是一个国家、地区或是一座城市,决定其内在竞争力的不仅要有经济实力,更包括人们的思想观念、文明素质、传统文化和性格特质等文化软实力。党的十八大报告和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中提出建设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总目标时,提出了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的任务,指出“优秀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深厚基础,是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石狮传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集中地体现了石狮这个城市空间范围内人们的生存生活方式、心理素质、价值取向、集体智慧和人文基因,展示有别于国内其他地方的历史传统和文化特色,关注并认真实施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学习和创新,对于弘扬光大中华文化,增强人们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增进社会族群的凝聚力,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科学发展,提升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意义。因此,我们要凝聚共识,统一思想,高度重视传统文化的传承复兴,把传承保护、创新发展传统文化作为一项重要的长期的战略性任务加以推进。要确立传统文化传承复兴的目标定位,根据我市传统文化自身特点和其内在规律,处理好传承保护与创新发展的关系,制定针对性较强的保护传承复兴规划。

(二)建立机制,整合提升。长期以来,人们对传统文化研究不多、关注不够,随着城市拆迁、片区改造、村落城镇化、道路建设的推进,大批有历史文化、科学价值的建筑物面临拆除的危机,依靠口头和行为传承的各种技艺、习俗、礼仪也正不断消失,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要加快文化资源普查整理工作,加快建立一套科学而全面、急迫而有力的抢救保护传统文化机制,要坚决杜绝假借传统文化之名宣传封建迷信、腐朽思想的行为,彻底扫除制约传统文化保护与复兴的观念、做法和体制改革的瓶颈。在现有的法规框架下,提出切实可行的传承复兴传统文化举措,建立投入、监管、激励、协调四项机制,规划传统文化保护区域,制定非遗保护传承名录。要加大资金投入,严格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承载重要历史文化信息的古街区、古民居、村镇、古建筑进行修复改造,并与城镇规划、旅游发展、片区开发改造、新社区建设有机统一起来,联动发展。要在更大范围内进行文化资源整合,建立文化遗产保护示范区(点),以示范区(点)为基本单元,建点成线、建点成面,产生聚集效应,培育文化生态,精心打造永宁古卫城、石狮老街区、蚶江渡头区、祥芝古城等传统文化精品保护区,规划建设石狮民俗博物馆,采集、收藏、展示各类有价值的民俗文化资源。成立传统文化传承复兴领导机构、理论研究机构及相关工作小组,具体负责传统文化传承复兴有关事宜,广泛动员、引导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和投入传统文化复兴事业。

(三)突出重点,锻造品牌。要持续提升对我市传统文化研究的层次,以商脉文化、卫城文化、民俗文化三大“千年文化”为研究重点,深入整理挖掘三大“千年文化”的渊源、内涵、特点,从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两方面分别对三大千年传统文化生态链条进行修复和保护,实现系统的整体传承发展。要积极广泛地宣传传承复兴我市三大“千年文化”的重要意义,更多地唤起全民参与意识,营造一个尊重传统文化、发展传统文化的社会环境。要多层次、全方位地推动展示和传播,构建有较高档次、相应规模的展示载体、窗口,精心锻造三大“千年文化”品牌,充分发挥石狮民营经济活跃、知名度的优势,精心策划、主动邀请国内外知名媒体考察石狮传统文化,举办大型论坛和传统文化节等活动,展示石狮传统文化的风采和价值,同时,要加强对外交流传播,力争更多项目参加国家举办和国际间的重大活动,在更宽广的平台上展示和传播。

四、涵养产业,扩大影响。文化是旅游的灵魂,要充分利用我市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创造一批具有石狮文化特色的文化产品、旅游精品。如创设“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探源之旅、蚶江泼水文化之旅等项目,让旅客领略石狮千年商脉文化,了解闽台两岸对渡、华侨艰辛创业、石狮商业发展等历史文化;创设永宁古卫城文化之旅,从中感受古卫城千年风雨沧桑,感悟中华民族不屈不饶、勇于战斗的精神力量;有选择地聚集一些优秀传统文化项目,融入风景风情之中,增添景区人文色彩,展现石狮传统文化魅力,形成各具特色的旅游版块。同时,要根据我市传统文化自身发展规律和性质特点,涵养传统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传统文化的产业链条,并在此过程中不断丰富其内涵,扩大其影响力,促进文化与经济互动发展,进而全面提高城市整体竞争能力。

课题指导:刘德旺

课题负责:李秉源

课题成员:林文希 何永发 高晶 黄雪贞

课题执笔:李秉源

(本报告于201378日在泉州晚报摘录刊登,网易、中国品牌网、21CN等网站均予以转载,泉州市委机关报刊《泉州通讯》全文刊载)